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Brex】Fifty Shades of Smoke blue 章节五

我怎么说,这大概就是个女装炖肉的过度章节吧。


你们喜欢莱怎么穿?


防。

【Brex】Fifty Shades of Smoke blue 章节四

每次更新都觉得良心受到了谴责。


尤其是艹未成年莱的时候。唉声叹气。


防。

【詹蝎】玻璃球里的小王子 章节四

——————————————————

  雨滴啪嗒啪嗒的在湿漉漉的地上滚啊滚,被窒死在泥土里的不止有蚯蚓与植物的根茎,一切开心的心绪也都被锁死了。天很冷,黄昏就改了头面,变成浑浊的黑蓝色。

  Scorpius·Malfoy就站在雨里,那身漂亮的行头湿透了,活压得他的肩膀都塌了几分。可他没有抬头,也没有转过头冲James笑出来。

  即使在那天之后,Scorpius也像是忘记了那个吻一样,不停的想办法缓解着James的难堪。他没办法在这种时候还能狠下心拒绝他,于是他答应了带着这个半大的小子每天晚上骑上几圈。

  James在这过程里总是沉默着,那金发小子和他截然不同,他总是说着很多小乐子,哪怕是自己的糗事,希望这僵持能停下。

  显然他一直以来没有得到的成功,今天,却成了。

  “怎么了?”James有些心慌意乱的看着他湿透的头发,带着皮质手套慌乱的帮他撩起贴在眼睛上的头发,那雨珠子啪嗒啪嗒砸下来…他以为他哭了。

  Scorpius没有出声,只是抽了抽鼻子。这让James头脑发懵,张了张嘴,也只是咒骂了几句这不由人的鬼天气,没吐露任何别的什么。

  他伸手护住小个子的脑袋,拽着他的肩膀,算不上小心的拉着他避开雨水。

  天很暗,Scorpius的嘴唇被冻得发白,James解开湿漉漉的外衣拧了拧又披上了他的肩头,这让他抖得更厉害。

  门廊下,没有雨了,可他的脑袋低到很低,水珠子还在啪嗒啪嗒往下掉。他在哭,哭得隐忍,好像在承受什么痛苦一般,一声不吭的掉眼泪。

  “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Malfoy哆嗦着重复着,“我没想让你不开心,我只是有点儿,有点儿太难过了。”

  “我妈妈…身体不太好,对不起,我没想触你的霉头——”

  “闭嘴!”James收紧抓着他胳膊的手,那双热乎的大手却不停的替他抹着脸蛋上的眼泪,“就算哭也像个男人一样,大声哭。没人让你讨好我,我不需要你讨好我。你没做错,是我的错。”

  就像是响应天际闷着声的雷鸣,Malfoy好像连脚尖都在颤抖,他的嗓子像是被鱼刺勾住了,先是几声嘶哑的抽泣,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比起哭叫,那几乎称得上是在尖叫了。雨声遮掩了一切,很快,他像是筋疲力尽一样的哽咽。

  “我,我只是有点儿累了…”

  他说,总是追逐,总是开心,我有点儿累了。

  James又一次愣了心神,他在他面前总是如此。

  玻璃球像是裂开了一个缝,让他得以窥探其中的真相。雨大的惊人,砸碎了一切伪装。玻璃球里的那个人,握着钥匙,佝偻着身体,无助的看着他。

  那不是什么保护膜,那只是个牢笼。

  “…你喜欢我么?”夹着鼻音,Scorpius睁着发红的眼睛有些吞吞吐吐,“我知道这很没礼貌,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话可以…”

  “喜欢。”也许是格兰芬多的勇气作祟,也许是别的什么,这词汇还没从脑袋里过去就出现在嘴边。

  “真好啊,”他费力的弯起哭肿的眼睛,甚至还打了两个哭嗝,“还有人喜欢我。”

  “你这样很丑,Malfoy。”James的手覆上他的眼睛,“现在你不许再流眼泪了。你可以明天再流,只要你想,你就冲着我不停的哭都行。没人会谴责你的伤心难受。”

  “起码我不会。”

【Brex】Fifty Shades of Smoke blue 章节三

注意,超儿出没,一点点。


还是那句话,乱写的,主要给自己看,觉得拖拖拉拉还挺对不起也还看这篇的家伙们的。


防。

【詹蝎】玻璃球里的小王子 章节三


——————————————————

  没什么非他不可这一说。


  一整块鸡腿肉被蹂躏得不成样子,在餐刀下扭曲的横出个别扭的模样,James的眼睛往一侧晃了晃,大约越过三个胖家伙,看到他弟弟正垂着脑袋埋头于一碟奶油面包。他看上去一如既往的透着股反叛至扰人的阴沉,像一团脱去镣铐的黑色烟雾,狂热的乱舞,却撞死在微光的轻抚下。Malfoy白皙的指节捏着银汤匙的把手,轻轻敲击了一下装着南瓜汁的玻璃杯,侧着脸颊看向Albus那张毫无动容可能的脸,讲着蹩脚的笑话。时不时扬起红扑扑的脸蛋期盼的望着格兰芬多的长桌,像个寻找浆果的杂食小动物。


  “她可真漂亮。”Scorpius倒吸了一口气,夸张的拖着略带沙哑的尾音,在Albus耳边喃喃,汤匙里还盛着半勺蘑菇汤。


  “你在说谁?”


  “Rose,噢,我是说Weasley…她今天换了根新发带,我就说这玫粉色也很好看。”Scorpius抽了抽鼻尖,几乎要把汤喂到下巴上。


  “…你的关注点古怪的有些离谱了,我觉得你得吃点儿主食,别再捣鼓那汤了。”


  “好吧,”Scorpius支着尖尖的下巴颏,眯起眼睛,像是在数那红发女孩脸上细小可爱的雀斑,“我觉得她最近可对我好多了。”

  “是的,她甚至会对你说“让开”了,真是伟大的进步。”

  “你可真会扫兴——”


  这些对话,James可听不着。


  很显然,他在这种不停追逐的步伐中找到了乐子,几乎忘记了沮丧的滋味。就像个在长廊上寻乐的孩子,羊绒底的皮靴嗒嗒的敲过每个石砖,挨紧每条歪曲的斜缝,竟也能玩儿得不亦乐乎。这种无虑就像一杯甜牛奶,能把一块硬邦邦的粗粮饼干腻开。

  James就像是那块饼干。


  在他发现那家伙在用同样热切的眼神望向自己时,带着点儿欲言又止,又像是崇拜,这一切都变了味。那只是十三岁的小屁孩对成功的学长应该有的态度,James在心里直嘀咕。

  最令人后背发麻的一点,莫过于Scorpius热情的“跟踪”了,是的,这事儿前面加上热情这两个字几乎就能成为在这地方最毛骨悚然的事儿之一了。


  小跟屁虫背着那刺眼的墨绿色邮差包——James也有一个一样的,只不过是红色的——努力的追着他的脚步,就连不停变化的楼梯都阻挡不了他的脚步。他敢打赌,Malfoy真的总在格兰芬多的塔楼前踌躇。


  “…该死的,我确信你的脑袋真的坏掉了。”


  James有点儿气急败坏的拉了拉斯莱特林小伙子的后领,很显然,这家伙的领口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结实可靠。很快银制纽扣便在地上啪嗒啪嗒滚出奇怪的节奏,Malfoy护着自己的领口还没理解James的怒气,结结巴巴说不出个正经理由来。


  “噢,你轻点儿…我的衣服,对、对不起,我只是…呃,我没想让你生气的,也没想着骚扰你…。”


  “是啊。”James像是对待Rose养的那只猫一样,提溜着Malfoy的肩膀让他抵在墙上恶狠狠的低下头,这可把对方吓坏了,“你连理由都没想好,Malfoy,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坏小子一直往我这儿看,现在又跟在我屁股后面——”


  “不、我——”


  James拧紧眉头,耳边嗡嗡直响,也没顾着去听这家伙蹩脚的解释。


  他亲了他一口,在那张开开合合的嘴唇上,或许偏了些,但他真的能形容那种触感。就像碰上热巧克力上软绵绵的白色奶油,温热舒服,还沁着香草的甜味。


  “我,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补习魁地奇——”现在金发小子几乎开始抽泣了。


  该死的,他做了什么。  

【Brex】Fifty Shades of Smoke blue 章节二

R级,写着玩儿,含有未成年某些不得当的行为,不能接受就在这里止步。


防。

【Brex】Fifty Shades of Smoke blue 章节一

写着玩儿,当做赠亲友的小礼物,我爱小男孩,如此而已。

防。

【詹蝎】玻璃球里的小王子 章节二

 自由心证。

————————————————————

   那只是充满恶意的一瞥,James这么想,那个小个子挤在Slytherin魁地奇队的一角,苍白着脸,却有着红兔子一样的眼睛,也许是因为风太大了将那一处吹得干涩——可他就觉得他哭过。这家伙会摔烂自己的屁股,然后哭着跑回自己潮湿阴冷的地下小窝。

  一个没什么天赋的人,不如趁早回家,他猜Gergor那刻薄的家伙会用那听着就让人头疼的嗓子指着那颗金色的小脑袋那么说。

  Scorpius Malfoy意外的是个倔强的不得了的人,他几乎每周都要飞上三四次,总会摔上几次,胳膊和小腿上总留着几块淤青。

  这不关他的事,他只是觉得可笑。

  James Potter最近可是好的不能再好,交了新女友,顶替了上一任的职位成了男学生会主席,在比赛上把Ravenclaw揍得落花流水。而现在,他就坐在这儿看着Slytherin闹笑话——一个骑不稳扫帚的家伙想要成为一个击球手。

  Scorpius甚至表现得有着不谙世故,或者他真的没那么在意,甚至还在被训斥的头大后还有兴致一边挥舞着胳膊一边和他打招呼。

  “嘿——今天可真热,你也在这儿,噢,那你一定看到我了吧。”Scorpius用手背擦着贴在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又揉了揉自己的鼻尖,“我今天表现得可不好…嗯,我猜他们不会要我。”

  “我看也是。”James盯着他松垮的护腕,Scorpius比他想象中更瘦弱,“你没必要每次都和我打招呼。”

  “为什么不?”Scorpius睁大了他的眼睛,他有着个大眼珠,像极了他爸爸。

  “…”James挑了挑眉梢对此不置可否,“没什么,只是我没有那么喜欢你。”

  “没关系,你只是没那么喜欢我——”Scorpius的脸并没有如预期一样垮下来,他像是说什么秘密一样打量了两下周围,“他们甚至讨厌我,这可真不妙,对吧?”

  他弯起眼睛,恍惚间让James觉得阳光在他的虹膜上撒出了别的颜色,这才是真的不妙。也许这就是Slytherin利己主义的产物,微笑也好,一些多余的温柔也好,说不定只是他们的伪善。James笃定这一切是这样发展的,即使没有充分的理由。

  就像个漂亮的艺术品,刷上晶莹漂亮的树脂,装进玻璃球里置于烛台下。一切都美好到不真实,不真实到叫人笑不出来。

  “别再笑了。”
 
  “为什么?”

  “并没有,”James扯了扯他的肩膀,“并没有那么好看。”

【詹蝎】玻璃球里的小王子 章节一

  有关那些青涩的迷茫,喜爱,和言不由衷。

  私设,少量提取HPCC设定,慎读。
————————————————————

  他可真是个怪人啊。

  湿润的风把人吹得迷迷瞪瞪,吸入鼻腔的每一口都带着一股树木浸过雨水的涩意。他就坐在门廊处的石台边,脸上难得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总归不再是笑脸。

  James就站在那儿,手上拿着扫帚,脱下的魁地奇手套就别在肩上的背袋里,烦躁异常的看着这个金发小子。眼神从那刺人的颜色到那发颤的金色睫毛,那家伙就像这阴雨天的太阳,把他的皮肤在冰冷的空气里灼得滚烫。

  “嘿,Potter。”看吧,就连有些沙哑的嗓音都让他觉得刺耳极了。

  那个在流言里过活,本应该胆小的像个耗子一样的家伙,仰着笑脸看着他,就像是满满一罐罗勒血橙,嗅一下就让人昏了头。真古怪,两个熟悉的陌生人相遇,其中一个却表现得不那么像这回事儿。

  “Malfoy,看样子你落单了。”James几乎带着不怀好意的攻击性那么开口,“看来我的小弟弟也并不是那么可靠,怎么样,需要我带你去找地窖的大门么?”

  “谢谢…嗯,Albus只是在这段日子有些情绪不好——我猜那是因为我有点儿太烦人了。嘿,你也打魁地奇,那真酷…”Scorpius合上那本厚重的药典,“啪嗒”一声,就像是敲击了什么一下,清脆响亮,“Rose、噢,我是说Wesley小姐飞得特别好,只是Albus不大喜欢这个。我听说你是个击球手,那可真棒,我看过你的比赛,飞得真漂亮。”

  James憋到嘴边的话又生生顿了回去,彻底被这像是上了发条的家伙堵在了喉咙里。他打量着Scorpius蓝色的眼睛,那里少有的灰已经被冲散了,带着一种温和。那就像是什么魔法阵被刻在了里面,每次当这小子弯起眼睛,就忽闪一下。迟钝的让人惊讶。

  “好吧烦人的小鬼头,假如你想跟上来现在就得挪动自己的屁股了。”哽在嗓子眼里的话变了个调的从牙缝里挤出来,像是被绒毛蹭过身后的几寸脊梁,他打了个颤,拽了拽背带逃也似的转身就走。

  Malfoy的皮鞋哒哒的在他身后响着,混着喘息声,小个子的体力同他又瘦又白的身形很是相配,就连春天的风都能吹得他像个脆薄的白纸一样直晃悠。

  兀得,他顿下脚步。那小个子就撞了上来,软乎乎的鼻尖在他的后背上磕得不轻。

  “噢,抱、抱歉…”James侧过身子,看着他摸着挺翘的鼻子道着歉,“是我走得太急了…。”

  是啊急的像个失孤的小狗,迈着腿冲撞上来。他扫过那人按在鼻头上的指尖,不怀好意的低头在他的额角伸指一按。

  “别像个娘们一样,现在,你往另一边走。”

  他没把目光停留太久,也许是因为大量的训练让他身上黏糊糊的并不想摆出好脸色,也许只是因为没什么由头的烦腻。

  James一向对自己古怪的小弟弟没那么关注,更对这个被流言缠身的金发小鬼没什么兴趣。那些恶作剧的手段就像扔在棉花上,陷进去老深,没什么效果,一松手,它又饱满起来。最多的时候,他还在朋友恶劣的玩笑里添油加醋。

  瞧瞧那小可怜,说不定是从他母亲肚子里爬出来的伏地魔的孩子。那愚蠢的笑容让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个Slytherin。那些恶毒的猜忌时不时的晃过他的耳朵。
 

  Slytherin…

  还是让它见鬼去吧。

  他皱着眉头粗鲁的在休息室扔下鼓鼓囊囊的背带,拉了拉针织衫的领口。

  “看看是谁回来了,”他的室友Brown靠在壁炉旁边甩着那只有着漂亮笔尖的钢笔,“看来魁地奇球队有大麻烦了,我保证,你的脸色可比石墨好不了多少。让我想想,不会是前几天你说的拉文克劳姑娘甩了你吧?”

  “做梦吧,混球,谁也没那资格甩开我。”James揉了揉额角,瞧着对方不怀好意的笑脸,“用你的蠢笔去解决这该死的论文吧,否则我会把它塞进你的喉咙。”

  “伙计,你一定吃了一整袋爆炸糖。”

 

【TSN/BVS】顽疏(花莱) 07

本章无肉,还是不想开电脑。

我的重感冒和胃病终于好了,我明汉三又回来了。

还有…诸君,我真的很想要评论,呜。

本篇的主要作用是投喂同好 @莫不谷

——————————————————————

  很难想象Lex的小个头里到底藏了点儿什么,不可否认的是,Lex有一种容易让人包容的特质,Eduardo不能准确的把这归类为他左右逢源的成功性。他想得有些太理所当然了,事实上除去他,极少有人会这么容易被Lex讨好。瞧这多不公平,哪怕只是自发的一个吻,都能让Eduardo神魂颠倒。

  Lex Luthor到底哪里让他着迷了?

  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男人,个头很矮,有点儿猫背,刻薄的脸上长着一双下垂的蓝眼睛,细弱的能被撅断的胳膊腿。虽说不难看,但是和漂亮实在搭不上边儿。除去金棕色的半长发,他与Mark Zuckerberg长得十分相似。可以说他虚长的这几岁很难被看出来,换掉那身装模作样的装扮,他看起来就像个在读的大学生。对于Lex来说,岁月唯一仁慈的地方,就是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

  身材不是修长强健的类型,摸起来几乎没有什么肌肉,非说优点就是腰很细,骨架小,非常轻。Eduardo说不出来面对他是什么感觉,但是他清楚,Lex只要抿一抿嘴唇,他就想吻他。没什么复杂的因素,这种出于本能的爱意反而难以解释了。

  本来这不是个好主意的,他是说约会这件事。Lex整整闷在了Lexcorp两周之久,以至于脱下实验服时开始不习惯起来。

  “…Lex?”Eduardo不确定的叫了叫他的名字。

  此刻,Lex手里捧着大份的外带咖啡,灰蓝色的眼睛眯起来紧盯着快餐店的落地窗。Eduardo甚至不用去猜测他的心思了,他的脸上几乎就刻着“我想进去”四个字了。

  “我想我们能进去待一会儿。”完全没有要和他商量的意思。

  然后他们就捧着速食汉堡待了一个多小时,一大份炸制的无骨鸡翅Lex也吃了不少。Eduardo没怎么吃过快餐,但是在大学时就着Mark的性子也去过不少次。对于Lex而言,这则是全然的新奇了。即使在麻省理工念书的日子,他点的外送也大多是周边出名餐馆的特色菜,这么看,进些地方就像临时起意了。

  “好吃?”Eduardo用干净的叉子帮Lex拌着沙拉,扫过Lex漫不经心的模样,上心的问着。

  “在我想象里它应该更好一些。”Lex把弄着纸巾,把擦拭手指时沾染在纸巾上的油渍痕迹折起来,弄出几个角来。

  “你以前来这里吃过?”Eduardo显然对这不怎么相信,Lex看起来就像个不会对此产生什么欲望的人。

  “没有,”Lex手上捏着的叉子摧残着成块的脱骨炸鸡,“我倒是可以假装我父亲以前带我来过。”

  老Luthor是从不会管Lex的需求的,那时候Lex做过最多的事情是顺从。他一辈子的顺从同懦弱一起都被这个不近人情的父亲从那时候磨干净了,他没有像石子一样被磨掉棱角,而是变得锋利,锋利到讨人厌。就连这种个性上的缺陷,在Eduardo眼里都只剩下迷人这一种成分了。

  Eduardo是个守旧规条的人,可只要一遇到感情问题就不那么理智了。

  在Lex吃干净最后一小块从炸鸡上剥落的面衣后,Eduardo体贴的帮他蹭掉了唇角的碎屑。Lex只是短促的哼了一声,面上却没有一点儿声音听起来那样惊讶。

  “我们本应该喝点儿白苏维翁,躲在室内接吻,说不定要借用酒店的衣帽间。”Lex揶揄道,弯起的眼睛让有些下垂的眼角看起来相当显眼,让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像个站在尖端精英层人物了,“而你现在得陪我窝在这儿,这也不错。我喜欢面包里夹的牛肉饼。”

  “如果你想,我们可以随时实现它。”

  “你知道我只是说说。”

  即使现在同性合法化,对于名人来说,在公共场合如此还是一种不被接受的行为。这本来不在Lex的考虑范围之内,但对于还较为保守的Saverin家还是不妥。他也许只是临时起意,但他开始为Eduardo着想了。

  这可是怪事,因为在Lex看来,思考和处理这些扫兴的事永远都应该是Eduardo的工作,为此他时常较着紧为难着这个巴西青年。

  思考过可行性后,Lex突然就不在意了,他又一次的展示了他对一切常规性的恶意。

  Eduardo几乎是诧异的看着Lex撑着桌子将嘴唇贴上他的,那两片柔软就这样磨蹭着,他轻描淡写的吐出舌尖舔舐着他的唇面。他望向那抹蓝,也逐渐平静了。Lex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不笑时,他也不能从他脸上刻薄的线条里看出什么。只有那双眼睛,越发像是海雾都散尽了,主动剥开了防备,冲他低语,告诉他那些小伎俩。

  “我喜欢你的那份酱汁,我下次可以吃那个。”

  他们还有很多下一次,Lex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