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詹蝎】玻璃球里的小王子 章节一

  有关那些青涩的迷茫,喜爱,和言不由衷。

  私设,少量提取HPCC设定,慎读。
————————————————————

  他可真是个怪人啊。

  湿润的风把人吹得迷迷瞪瞪,吸入鼻腔的每一口都带着一股树木浸过雨水的涩意。他就坐在门廊处的石台边,脸上难得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总归不再是笑脸。

  James就站在那儿,手上拿着扫帚,脱下的魁地奇手套就别在肩上的背袋里,烦躁异常的看着这个金发小子。眼神从那刺人的颜色到那发颤的金色睫毛,那家伙就像这阴雨天的太阳,把他的皮肤在冰冷的空气里灼得滚烫。

  “嘿,Potter。”看吧,就连有些沙哑的嗓音都让他觉得刺耳极了。

  那个在流言里过活,本应该胆小的像个耗子一样的家伙,仰着笑脸看着他,就像是满满一罐罗勒血橙,嗅一下就让人昏了头。真古怪,两个熟悉的陌生人相遇,其中一个却表现得不那么像这回事儿。

  “Malfoy,看样子你落单了。”James几乎带着不怀好意的攻击性那么开口,“看来我的小弟弟也并不是那么可靠,怎么样,需要我带你去找地窖的大门么?”

  “谢谢…嗯,Albus只是在这段日子有些情绪不好——我猜那是因为我有点儿太烦人了。嘿,你也打魁地奇,那真酷…”Scorpius合上那本厚重的药典,“啪嗒”一声,就像是敲击了什么一下,清脆响亮,“Rose、噢,我是说Wesley小姐飞得特别好,只是Albus不大喜欢这个。我听说你是个击球手,那可真棒,我看过你的比赛,飞得真漂亮。”

  James憋到嘴边的话又生生顿了回去,彻底被这像是上了发条的家伙堵在了喉咙里。他打量着Scorpius蓝色的眼睛,那里少有的灰已经被冲散了,带着一种温和。那就像是什么魔法阵被刻在了里面,每次当这小子弯起眼睛,就忽闪一下。迟钝的让人惊讶。

  “好吧烦人的小鬼头,假如你想跟上来现在就得挪动自己的屁股了。”哽在嗓子眼里的话变了个调的从牙缝里挤出来,像是被绒毛蹭过身后的几寸脊梁,他打了个颤,拽了拽背带逃也似的转身就走。

  Malfoy的皮鞋哒哒的在他身后响着,混着喘息声,小个子的体力同他又瘦又白的身形很是相配,就连春天的风都能吹得他像个脆薄的白纸一样直晃悠。

  兀得,他顿下脚步。那小个子就撞了上来,软乎乎的鼻尖在他的后背上磕得不轻。

  “噢,抱、抱歉…”James侧过身子,看着他摸着挺翘的鼻子道着歉,“是我走得太急了…。”

  是啊急的像个失孤的小狗,迈着腿冲撞上来。他扫过那人按在鼻头上的指尖,不怀好意的低头在他的额角伸指一按。

  “别像个娘们一样,现在,你往另一边走。”

  他没把目光停留太久,也许是因为大量的训练让他身上黏糊糊的并不想摆出好脸色,也许只是因为没什么由头的烦腻。

  James一向对自己古怪的小弟弟没那么关注,更对这个被流言缠身的金发小鬼没什么兴趣。那些恶作剧的手段就像扔在棉花上,陷进去老深,没什么效果,一松手,它又饱满起来。最多的时候,他还在朋友恶劣的玩笑里添油加醋。

  瞧瞧那小可怜,说不定是从他母亲肚子里爬出来的伏地魔的孩子。那愚蠢的笑容让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个Slytherin。那些恶毒的猜忌时不时的晃过他的耳朵。
 

  Slytherin…

  还是让它见鬼去吧。

  他皱着眉头粗鲁的在休息室扔下鼓鼓囊囊的背带,拉了拉针织衫的领口。

  “看看是谁回来了,”他的室友Brown靠在壁炉旁边甩着那只有着漂亮笔尖的钢笔,“看来魁地奇球队有大麻烦了,我保证,你的脸色可比石墨好不了多少。让我想想,不会是前几天你说的拉文克劳姑娘甩了你吧?”

  “做梦吧,混球,谁也没那资格甩开我。”James揉了揉额角,瞧着对方不怀好意的笑脸,“用你的蠢笔去解决这该死的论文吧,否则我会把它塞进你的喉咙。”

  “伙计,你一定吃了一整袋爆炸糖。”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