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毕侃】烦人精 章节一

是篇平静无波的小短篇,估摸着也就三四五六章的就搞完了。

说不清咸甜,随心所欲罢了。
————————————

01

  李希侃切切实实是个又懒又馋的烦人精。

  毕雯珺扶着脑袋瓜不声不响的往上翻着眼睛心有埋怨,被吐槽主人公就拧着可乐瓶子一个劲的拧着瓶盖,时不时的抬脑袋冲栏杆外的站姐直傻笑。那不大的可乐瓶就藏在挨着毕雯珺的一侧,半天都没拧出来个所以然。

  “你等等,你等等,我觉得快了…老毕,我怎么还拧不动呢!”这么叫嚷个不停的家伙没脸没皮的把瓶子往他边儿上递,实在是个没人伺候就要撂蹶子不干的模样。

  “行行,我来吧,你撒手。”毕雯珺从李希侃手里拽下来那饮料瓶,还是握着他腕子把扣在瓶盖上的爪子扯下来才得手的。

  他小心的拧下一点儿,被晃出沫的碳酸饮料像是浇进热锅的水,嗡嗡滋滋的响着。李希侃就抖着被存粮塞得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嘚嘚瑟瑟,不大的眼睛一心望着咕噜噜翻腾的饮料。

  “…啧。”李希侃的舌尖在上颚点了点,发出急躁的小声响。

  毕雯珺瞅着他那猴急猴急的样儿就觉得埋汰,就像李希侃除了这像是一股脑把所有软糯都塞进喉咙里直往外秃噜的声音外,就没了半分南方人的细腻模样。

  毕雯珺把饮料瓶往李希侃嘴边儿怼,他就就着姿势也能喝的欢实,也说不上来到底像喂孩子还是喂动物了。

  在他见过黄明昊后他就该不对温州人再抱有任何幻想了。

  “老、老毕,漏了点儿。”李希侃也没接,任由人喂着又不愿意叼严实,下巴湿淋淋的嚷嚷。

  得了,还伺候不好了。

02

  烦人精的烦人以时有时无的嘴瓢为主以傻了吧唧的环境认知技能为辅,时不时就被捶得满场跑,这似乎已经是相熟之后大家对他的固定认知了。

  可大多数时候的李希侃在毕雯珺的记忆里,还是后半夜缩着窄窄的肩膀缩着小腿窝在铺在地板上拖到脚踝的羽绒外衣里歪着脑袋半张着嘴,要睡不睡的模样。

  那也算不得什么好回忆,几乎是这不伦不类的诡异友情的开端。

  “好困啊。”李希侃也是累大发了,跟让抽了骨头似的,混着气音的嘟囔声伴着着凉后自鼻腔里叹出的黏腻半遮半掩的就着唇缝秃噜噜滚出来,听得毕雯珺耳根子麻。

  就这么得寸进尺的,李希侃伸着瘦瘦的腕子缠上了他的小腿肚,不大的眼睛也看不出睁着闭着的眯得窄窄的。

  “拉我一把拉我一把——”李希侃抬了抬下巴,身子半分都不愿意挪动正像是抽走了骨头,开口便是笃定的口吻,“我歇一会儿,你陪我去全时呗,好饿啊。”

  “…懒死你。”毕雯珺只觉得脑瓜子突突的疼,抽身就躲到一边儿去了,一时竟破天荒的顺带着就照着他撅起来的屁股就是一脚。

  不重,挺轻的,即使在冷冰冰的训练室里也只有很小一声。毕雯珺脾气好,这么一下子他自己都愣了愣。

  “你怎么回事儿啊,东北人是都有暴力基因是咋的。”这一脚可把李希侃给踹清醒了,蹭的坐起来,然后就开始满嘴不着调起来。

  “你听谁胡说八道的。”毕雯珺扶着窗台盯着他的发旋。

  “卜凡不是东北的嘛?”他特来劲。

  “…他是山东。”

  “噢…不管,反正你俩,都是北方的。”

  毕雯珺满心都是不想搭理他,可拗了没三分钟就让给拗没了脾气,李希侃就跟没长大似的,他再怎么样也不能跟他计较。

  这么一来二去了还是在大半夜的陪这么个家伙去便利店拎了三袋子零食回来了,两袋大的是他拎,一袋小的是李希侃拿。

  实际上里头就俩面包一瓶维他柠檬茶是他的,全在李希侃手里晃荡着。毕雯珺瞅着李希侃欲言又止,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

  我不跟他计较,他想。

03

  只要不计较得失,这世界上就没什么槛不易克服了。久而久之,毕雯珺身边儿就多了这么个话又多又碎招猫逗狗的家伙。他的话也越说越多,把队内的熟人看得胆战心惊。

  这是顶奇怪的事儿。毕雯珺话不多,笑点和兴奋点藏的很深,不是个爱搭理人的性子,为几不多的好处就是好说话,很少跟李希侃似的啥都敢说的乱招人。

  那为啥还能跟李希侃闹一起去?Justin好奇的去摸去李希侃宿舍蹭吃蹭喝的时候铺垫了半天这一个多月的见闻,也就那么顺嘴问了一句。

  “我觉得毕哥脾气就挺好的,我看你最近和他老一块儿玩儿啊。”Justin磕着瓜子小心的开了口。

  “你可拉倒吧,”李希侃攒了一把瓜子皮,“他不高兴的时候真的凶,那脸拉拉的,比罗正脸还长。”

  这么一句话差点儿没让Justin把瓜子皮给呛进去。好在刚进门的罗正撸了袖子就要上手揍李希侃一顿,不然他指定觉得自己呛这一下得记李希侃的仇——对,未成年就是可以吃人家的瓜子饮料玉米肠吃呛了还记仇。

  最后这事儿就以李希侃挨了一顿捶作了结尾,毕雯珺从Justin那儿听了也没冲李希侃生气,像是永远也不会生气似的,反倒看得李希侃有点儿不是滋味儿。

  可一顿饭过去,李希侃就忘了自己在计较什么了。他记性不好,记好不记坏的时候多。

  当然本身这种没个影的话基本上都是李希侃嘴上没把门瞎说的。

  老毕人是很好的,长得也好看,对谁都好得很。李希侃心里门儿清,到底不是一个队的,他也不是毕雯珺的亲兄弟。

  他不是没挨过说,也不是没受过苦,更不是什么好心的家伙,他就是在仗着毕雯珺脾气好在这儿撒欢。

  有点儿欺负人…

  有的时候他这么觉得,可挠挠头之后他还是没改主意。反正就这几个月,他再烦人也不能把毕雯珺给烦跑了吧。

  李希侃清楚自己很赖,更清楚没人愿意被人赖一辈子。

评论(3)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