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毕侃】烦人精 章节二

章一

04

  自此之后,李希侃不光烦人还学会了黏人。即使只是下个楼梯,他也要绕上一大圈先去毕雯珺宿舍溜溜再折返回来下楼,要怎么哥俩好就怎么哥俩好。

  这是连麦锐队内都颇为诟病的事,被推出来干预的罗正只觉得不上不下的,说了半天也管不到点儿上。

  最主要的是李希侃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什么事儿都像是不往心里去。

  要问他俩隔着队又不一个宿舍到底能有多好,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李希侃一口含在嘴中半出半就的软绵侬语腔调彻底被造没了。

  罪魁祸首抚顺人对此毫不自知——他是真觉得他俩说的都是普通话。

  “老毕,老毕——”隔着挺远就能听见他叽叽喳喳的叫着,穿着一身训练服的小身板埋进棉服里还是能一蹦一跳的,看起来哪儿哪儿都不像个二十岁的小伙子。

  中午食堂做的粉蒸肉,他从余明君盘子里挑走好几块,连带着喊人都带着一股子要过年的雀跃。

  毕雯珺手里还拿着个悠悠球在过道上甩着,一听这声响就下意识的把球往兜里藏,还是没能护住,仍旧是被温州人从里兜里挖出来。

  “你怎么就这么笨呢?”在球身第三次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时,毕雯珺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质问。

  李希侃已经第三次磕了球了,其中一次还甩到了脑袋上。

  “我哪儿有?!老毕我发现你真的很严格。”李希侃笨手笨脚的收着线,手还绞在绳套上没抽出来。

   “我都不要求你别把我球磕了,我现在就害怕你把自个脑袋给砸出个窟窿来。”毕雯珺深吸一口气,觉得没法讲这个道理,一边儿埋汰他一边儿挨过去攥着李希侃慌乱的笨爪子去帮他缠绳。

   “我都不愿意拆穿你,你就是不舍得你的球。”李希侃耷拉着脑袋盯着他俩叠在一块的指节,撇着嘴说得跟真事儿的似的。

  “…行吧,我抠,你把球给我。”

  “我不!”特别理直气壮。

  李希侃甚至理直气壮到这事儿之后都没把球拿回去。

  老毕是能揍他还是能咋地?

05

  毕雯珺确实没揍他,当然,他只是想揍他。李希侃比他小一岁,可真论起来跟差了一轮似的。

  他真实的感觉到有这种差距的时候不是李希侃缠人黏人干什么都想拽着人要人陪的时候,是罗正和余明君走的那天。

  李希侃背着塞得满满当当的登山包,没心没肺的笑着,衣服也没换下来。嘴里念叨着宿舍就剩下他一个人了,罗正打趣毕雯珺,他也跟着胡说八道。

  “雯珺,你管着他啊。”罗正冲毕雯珺说。

  毕雯珺点了点头,也没当回事儿,就看着李希侃跟着麦锐出厂的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

  后来李希侃大半夜的拉他去了一趟全时,买了一大提溜的面包,颠颠得走了个来回,看着一点儿事儿没有。

  李希侃拉他走得侧面儿的楼梯,他没拒绝,跟着走了那窄楼梯口。哪儿成想才上了一层李希侃就蹲地上不动了,抱着那一袋子面包就开始抹眼泪。

  “你咋了这是?”毕雯珺蹲他边儿上有点儿无措,挨近了揽着他肩膀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

  “老、老毕,我觉得我心态有点儿崩了。”李希侃闷着声音,哆哆嗦嗦的,“一个个都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了,要是我没表现好怎么办,要是他俩知道我这么怂肯定也生我气,我就是觉得自己凉了…”

  合着是为了躲摄像头才进这犄角旮旯里来。

  毕雯珺不大会哄人,就时不时的嗯两声,说不会的,你挺好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话违心不违心。

  他鬼使神差的帮李希侃抹着眼泪,生出几分同病相怜的意思。公司没跟他说太多,但他心里清楚,自己上不去,就是陪跑。

  他们这些人被关在大厂里,控制不了舆论,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连到底节目里有没有自己的镜头都不清楚。只有李希侃这种家伙才能担心自己哭鼻子出洋相的模样被摄像头拍下来会播出去。

  他们活在规则里,可这规则就是个假象。

  也许小一岁就是不一样吧,毕雯珺揽着把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哭肿了的李希侃。

  “老毕,你上我宿舍我们吃余明君留下的火锅底料吧,他说叫我和你一块儿吃…”李希侃吸了吸鼻子。

  “行…”毕雯珺看着他状态好一点儿了,还把兜里备用的一次性口罩拆出来给他带严实了。

  他真没想到,回宿舍后李希侃真的拉着他吃了一晚上火锅。

06

  练习生在重新分配宿舍前的那一阵子串宿舍的现象相当严重,那几天Justin去李希侃屋里住过一夜,后半夜又被朱正廷给拽回去了。

  李希侃大晚上的就往毕雯珺屋里跑,说是怕毕雯珺一个人晚上害怕。毕雯珺抿着嘴也没好意思拆穿他。李希侃喜欢热闹,他不热闹,但好歹也带着点儿人气儿。再说了李希侃除了和灵超Justin这种小孩玩儿的好,就只能指着他了。

  他没由来的就有了一种责任感,就连毕雯珺自己都没意识到,以前烦人的是李希侃,现在烦人的,是天天盯着李希侃的他。

  走路的时候催着走,吃饭的时候等着一块儿,没了余明君和罗正,他俩就坐一块儿。行的就陪着,不行的,他就义正言辞的拉住,把李希侃管得脑袋大,天天在他耳朵边儿上说自己脑瓜子疼。拖拉着腔调还混着一股大碴子味儿,跟毕雯珺一个样。

  毕雯珺变了很多,变得自己一点儿都不知道。

  以前他才不会管别人去做什么事儿会有怎样的后果,也不会去干扰别人的打算,整个人冷冷清清的扯着个笑脸。说好听了叫温柔,说难听了,他才是寡情薄幸的那么个家伙。

  “…老毕你要是女孩就好了。”李希侃在分宿舍前的那天看着他收拾东西的背影逼逼着,嘴里还含着甘草糖,他感冒了。

  “男的还怎么了,我要是女的能来参加这节目么?”毕雯珺拖着箱子摆弄着那几双鞋。

  “那样我就泡你,咱俩就能过一辈子了。”李希侃说得天真,不知道有几成是玩笑话。

  “就你,算了吧。”毕雯珺笑了笑,摆了摆手,“你没看我选妹夫都不选你。”

  “哇,听起来好Gay啊。”李希侃夸张的打着哆嗦,目光却紧贴在毕雯珺身上。

  “…你过来。”毕雯珺靠着墙冲他抬了抬下巴,他就老老实实的凑过去了。

  “干什么啊?”

  毕雯珺就那么看着他,看得他浑身发麻,喉结滚了又滚的咽着不存在的唾沫,紧张得直眨眼。他视力不错,连毕雯珺的眉毛有几根都数得清。

  毕雯珺就那么伸手把屋里的摄像头往上一掰,往前凑了凑,垂着颈子把自己涂了一层润唇膏的唇贴上李希侃干巴巴的嘴唇上。

  非常快的一下,快得就像一眨眼就结束了。

  他是一时兴起,李希侃笃定着摸了摸下巴,不大的眼睛也瞪得圆滚滚。

  “这下就更Gay了。”毕雯珺不冷不热的说。

  那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又像是什么都被绞烂了堆在一起,就那么摊在他面前,叫他自己挑拣清楚。

  李希侃伸手拉住毕雯珺的两根指头攥了攥,能说会道的嘴开开合合几次,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害怕了。

评论(3)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