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毕侃】烦人精 章节三

章一  章二

07

  就那么亲了一口,毕雯珺这人高马大的东北爷们居然就也被传染了,整日端着保温杯带着口罩杵在李希侃边儿上,本来话就少的家伙更是三棒子捍不出一句人话了。

  李希侃时不时就扭着脑袋悻悻的偷瞄着他,一团乱线就团在心口拱得他胸口涨涨的,他自己都唾弃自己想得太多。毕雯珺耍流氓才得的这毛病,这不能赖他啊。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啊?他小心的拿手指蹭着自己干干的唇面,心里突突个没完。

  他越看越郁闷,只觉得毕雯珺横竖看着是不像个Gay的,李希侃就这么拧着眉头顺势啃着手指走着神。他偷偷的往毕雯珺身上乱瞄了很久很久,本来就时好时坏的脑袋就像个盛着沸水的大缸,咕噜咕噜直响。

  毕雯珺拉拉着脸,口罩扣在下巴上,一口一口的嘬着泡着胖大海金银花雪梨片的茶水,颇有些生人勿近的气势。

  “看个头你这么老大一个,身子怎么这么虚啊。”李希侃不知死活的瞎嚷嚷着,“这都好几天了。”

  “…。”毕雯珺斜过眼睛瞥着李希侃,清了清嗓子,半天没憋出啥来。

  也许是自己脑袋糊了,毕雯珺这么想,看着李希侃套着训练服在身边儿一坐都浑身难受。

  他怎么就没跑呢?毕雯珺死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你还难受么?要不、要不我给你捋捋?”李希侃有模有样的拍着毕雯珺的后背。

  那真是一丁点儿也没留情,拍得啪啪响,毕雯珺差点儿没咳吐了。

  “…咳,咳咳…你拉倒吧,老老实实待着吧。”

  哑着嗓子的老毕听着有点儿凶巴巴的,听得李希侃也不知道哪儿根筋不对就想回嘴。

  “你这反正是不能赖我吧,哪儿有你这样的,我说你拉个脸还没人信,你是不是对别人都特别好就冲我这样啊你?不讲道理。”

  “你就这么不愿意给我怼怼?”毕雯珺拉上口罩,隔着一层薄布小声回问着。

  “谁愿意啊——你是不是这么些年憋着了?…要这样你怼怼也行,但是我还嘴你别动手。你自己看不着,你不知道你这个头有多吓人。”李希侃又是一阵子没过脑子的胡说八道,把毕雯珺说得贼烦。

  “行吧,你答应的。”

08

  万万没想到,这一怼就活活怼上了床。

  李希侃在捂得白生生的颈子被毕雯珺叼在嘴里的时候才纳过闷来,他的背抵在四寝的瓷砖墙上。毕雯珺的手贴着他的腰窝一下一下轻抚着,在他耳边轻喃着别动的声响还带着几分鼻音。

  “老毕你疯了吧?”他的声音抖生生的,推搡对方肩膀的手却没用什么力气。

  李希侃一低头就能将鼻尖埋进毕雯珺打理得利落整洁的发中,昂贵香波和一丁点汗水沁出的香甜就像迷幻剂,几个月无关情欲的日子像是把他磨平了——

  他知道不是如此,这只是个固执又好听的借口。

  毕雯珺把他拉到大腿上,抽出一直抚慰他腰际腹沟的手去解他腰带的搭扣,动作放得越来越过分,弄得李希侃只得苦着脸一个劲的哼哼唧唧。毕雯珺柔软的唇就覆在他的颈子上,他的脉搏他的心绪都在细密的吻下展露了,他真像个不合拍的鼓手,满身漏洞。

  “我们这样…不行,这样真不行。”李希侃哭了,哭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他又用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毕雯珺。

  他不是在拒绝,他只是在念叨着这个绝望的事实。

  他可以不拒绝毕雯珺,他们可以像两条离水的鱼一样相拥,他甚至可能这样满腹狐疑不解的去爱着他。可是他这样丧权辱国一样的和毕雯珺发生了关系,要怎么对未来负责?

  毕雯珺没有停下,只是垂着眼睛看着他的眼睛,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已经有了答案。他无疑是有些过于冷漠的,连一时兴起的情欲和这样下手的下三滥行径都做得有条有理。

  “为什么不行?”他得寸进尺。

  李希侃没有吭声,只是任由他掀起他的上衣在干净的皮肉上肆虐。

  “我们完了。”他带着哽咽,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爽的,“我怎么就和你一起完了。”

  “别哭了,听着烦人。”

  烦人精哭得更大声了。

09

  他们打了一炮,亲了几嘴。李希侃受不了这个,事后趴在毕雯珺床铺上自哀自怜了好几个小时,真是哪儿哪儿都看这个翻箱倒柜从整洁的柜子里掏出两管子糖哄人的抚顺人不顺眼。

  吃糖?吃个屁!

  “这叫什么事儿啊!”李希侃脑袋里什么难听的词儿都涌出来了,只觉得自己不能做人了似的把毕雯珺的床铺砸得咚咚响。他的脸还埋在枕头里,只要一换气就满是毕雯珺身上的味道。

  棉枕套上淡淡的澡香和木质香水的余味拉得柔软悠长,弄得李希侃生不起气来。

  毕雯珺异常平静的给他顺着后背,他的身子还一抽一抽的,不知道是燥得还是身子上确实太难受。

  做都做了,毕雯珺从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他的一时兴起也和旁人不同,他高中一时兴起买了个溜溜球,后来就没离过手,再后来就稀里糊涂去参加职业比赛了。乐华挖他,他说先试试吧,一试就试到了今天。他是相当偏执的。

  李希侃脑袋懵着,蜷着身子显得相当无助。他从前不懂事的时候是交过女朋友的,没怎么合适也就分开了。他爱玩儿,又没担当,废话又多,什么毛病都有。

  他想和老毕在一块儿,想让老毕给他提溜零食袋,想让他从背后叫自己的名字,想和老毕半夜三更的窝在宿舍里偷吃火锅,还想跟老毕住一个屋。

  什么都想,可是真做了,代价可就太大了。李希侃闷在枕头里嘟嘟囔囔着利弊,劝着不行又不舍得。

  这样贪心的家伙最后就赖在床上装死决定过一天赖一天。

  “…别想了,你睡会儿吧。”毕雯珺把外套披在他身上,“我挺想跟你处一块儿,你要是做不了决定,那就这么着,出了事儿我处理。”
  
  “闭嘴吧你,你能处理什么…”

  “处理你和我。”毕雯珺认真道。

评论(4)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