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毕侃】烦人精 章节四

章一 章二 章三

10

  李希侃唇边起了一个泡,水澄澄的鼓成一簇,叫他总忍不住去舔上两下。他提溜着两桶红茶噔噔噔跑上楼,在毕雯珺寝前顿了顿,还是先去向郑锐彬那儿交了差。

  这俩人一个宿舍,那喝红茶就更是没个数了,李希侃一次一次的去涂润唇膏,上火还是叫他整日干着嘴皮。

  认输吧?有个声音就一直在他脑袋里晃荡着,一下一下的冲撞他的颅腔。

  他就是,不想认这个命。

  李希侃做练习生时间一点儿也不短,付出的也不比任何人少,可能他的天赋总是有限的,要比得过别人就要付出别人几倍的努力。这是个看不到头的无底洞,在有时限的任务中把他一点点掏空。

  他知道自己的表现差强人意,连日的高压已经把他压得说不出话来,即使跟毕雯珺待在一块儿也变得寡言起来。

  性从来解压的良药,只需沾上一丁点儿这样的刺激,其他苦痛就会被推至后位。李希侃都搞不清楚他俩是不是在通过做来做去的方式去消磨这古怪地下情的生命力。

  毕雯珺会小心的跟他面谈,抚摸他的脊梁,跟他接吻,起初他崩溃的用嗓子眼里憋变了调子的话埋怨着,最后就是全盘接受。他攥紧他的腕子,一点一点的用嘴唇轻碰他连夜训练而肿胀的眼睛,他知道他们俩都是忍受着同样的压力和痛苦。

  老毕身上暖烘烘的,到了春天又开始显得过于热了,他俩隔着湿漉漉的训练服小心翼翼的在监控死角拥抱。

  “这也挺好的咱俩一块儿完蛋呗。”李希侃弄得跟生死离别一样的瞎下着定论。

  “你这不光看着挺傻,这脑瓜子天天都想啥呢。”毕雯珺摁着他的后脑勺,他就软踏踏的把脑袋瓜往毕雯珺肩膀上靠,一低头,脑门就直直的戳在毕雯珺的肩窝里,“到时候再想办法,这不是还没事儿么。放心吧。”

  “…你怎么这么会忽悠人啊?”李希侃苦着脸,他才不相信毕雯珺。

  往坏了想,出了厂,他俩各奔东西,一个得去工作搞曝光度,一个估计得上韩国回炉。少说也得半年,多说就不知道多到哪儿去了。他还行,毕雯珺连个手机都收得严严实实,整一个失联用户。

  李希侃小时候让别人家小孩揍了结果回家自己挨骂时觉得自己倒霉,中考的时候差点儿考崩的时候觉得自己倒霉,练习了那么长时间没什么长进的时候觉得自己倒霉。可就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一样觉得自己倒霉。

  “不行,我太亏了。”算了半天的温州人这么嘟嘟囔囔着就把头往姓毕的怀里拱,非要拱出点儿火来才罢休。

  “…你这都蹭出静电了。”毕雯珺拍着他的脑袋瓜,捋着他炸起来的一头浅色短发。

  “少废话,做不做吧!”这还正一肚子气呢。

  到最后,李希侃让毕雯珺摁在隔间里怼了又怼,生理泪水啪啪掉,嘴巴里还嚷嚷着凶得来劲,一点儿没有挨着怼的自觉。这么一下午,他也没能把亏空补回来,屁股酸得更是让人火冒三丈。

  事后李希侃喝着毕雯珺买的红茶坐在床上跟个大爷似的,心想怼了半天啥用没有,一点儿问题也解决不了,更亏了。

  就这么想着,李希侃看着正收拾床的毕雯珺在心里小声逼逼。

  这个拔吊无情的渣男。

  同性相斥真是李希侃这辈子听过最扯淡的屁话。

11

  出厂的时候李希侃跟着几个年纪不大的一块儿在宿舍走廊里抹眼泪,脑袋上倒扣着的帽子摇摇欲坠,还是亏得毕雯珺给扶了个端正。

  毕雯珺早早就打包好了行李,从昨夜结束之后就没睡成觉,一整夜都在处理Justin宿舍里的百万垃圾堆。一出门就是李希侃挥着胳膊乱比划着,哽咽的哄着灵超说没事儿,以后来温州请他吃他妈炖的牛肉的狼狈样子。

  毕雯珺始终没能哭出来,不知道是包袱重还是怎么着,丝毫没有些生离死别的自觉。就这样,他还是能平稳的进了李希侃宿舍帮他把东西重新整理了一遍,收拾的妥当。

  四个月,就跟一场梦一样,许多人离开这儿就再也不会相见,各自有各自的背负。有的人还会联络,做一阵子兄弟,有的人出了这个大门估计也不愿意在没益处的情况下认识谁了。

  “喂!”在外头送人送够了的李希侃拍了拍他的肩膀,“要是我以后去找你,你不能装不知道啊。”

  “好。”他认真的点点头说。

  “你要是有空就要跟我打电话,有手机要告诉我你最近去哪儿,我们俩得常见面啊。”李希侃掰着细细的指头嘟嘟囔囔。

  “好。”

  “你不要在外头乱搞啊,虽然你搞了我也不知道吧,但是咱俩得说好了。你要是那啥我脸上多没光啊。”

  “好。”

  “等咱俩红了,我们一人出一半钱从北京买房,户口本就写我们俩人的名字。”

  “好。”

  “你回家看看要记得向公司多请几天假,偷偷飞天津找我玩儿啊。”

  “好。”

  “我尽力了。”李希侃垂着头没生气的说。

  “我也是。”

  李希侃不知道他俩说得是不是一回事儿,但他觉得毕雯珺是懂他的。

  左不过是拐弯抹角的相爱。

12

  一年半后,首都机场。

  李希侃把自己蒙得严严实实,连围巾都缠了好几圈,手里捧着平板电脑,上头来回滚着“傻大个”三个大字儿。

  高个男人朝他走过来,将自己脑袋上的帽子摘下来戴在他脑袋上压了压。

  “你头真大啊,老毕。”他扶着帽檐,晃了晃大了些的帽子,声音还是一水儿的黏黏糊糊,丝毫未改,没有半点儿要帮男人提行李的模样。

  “行,你头小。”男人拍了拍他后脑勺。

PS.烦人精就告一段落了,谢谢你们的观看,后续要看6号以后了,会搞番外,如果爆冷门会追加结局。

山不转水转,我们下一篇再见。

评论(6)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