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TSN/BVS】 顽疏 (花莱) 04

本章无肉,先这么放着。

文笔差,看看就得了。主要作用是投喂同好 @莫不谷

————————————————

热咖啡隔着塑料袋被握在手心里,逐渐失去原本的温度,在Lexcorp门廊处穿梭的小撮人流把注意力都黏在了Lex的身上。或许还有一些给了Eduardo,Lex从不掩饰自己是个泛性恋的事实。

Eduardo一度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衰弱了。他对Lex有些过于上心了,无论从哪儿方面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好事。只需要挽起一点儿袖口,Lex就能像个强盗一样抢走Eduardo全部的注意力,这就像个吸引力游戏,Lex乐此不疲。一种可怕的预感直冲Eduardo的脑门,每次在Eduardo开始过度关心时,事情就开始搞砸了,这就像是一种可憎的诅咒一般。马萨诸赛州的教训让他头疼不已,尽管他一直在提醒自己Lex Luthor不是Zackerberg。

事实是,Lex确实不是Mark,深究起来他比那个毛头小子难缠得多,骨子里,却藏着和Mark一样的东西。他们一样的天才,拥有着最敏感的领域嗅觉,言行里都有些难以言喻的狂妄,那种不合群的古怪感觉。Mark面对这一切的时候尚且还显得有些忸怩,而Lex早就学会了把那古怪的小疯狂变成保护色。

Lex Luthor和Mark Zackerberg的关系公式,Eduardo永远也没法子列清楚。以至于在他走神时,没有看到Lex似笑非笑的面孔,就像是每次公司酒会上的一样。敷衍的表面功夫,你说不出他是不是在讥讽你。毫不声张的不满。

“你的牙应该好多了,Mercy最近没有看到你在顶楼再摆弄那罐子了。”Eduardo走在他一侧,有一搭没一搭的关心着这些小事。Lex就穿着他古怪的风衣搭配,立领风衣的衣领被折得难看,只要一低头,他金色的发就贴在后颈上扫过。高一截的裤脚没有把白净的脚踝暴露给残酷的日光,中筒袜解决了这个小问题。

“哈,假如你担心着这个,”Lex就着把手插进口袋的姿势耸了耸肩膀,眼睛里盈着点儿玩味,“我给过你权力,我是说,随时去看看我在做什么。我的秘书没有对这无聊的问题感到厌倦么?”

“…这只是适当的关心。”

“那就是你表现得过头了。”Lex本就下垂无害的蓝眼睛眯起来,快速的瞥了Eduardo一眼,“嗯…你有什么东西想和我谈谈么?”

“不…”Eduardo犹豫的抿着唇有些不知所措,他觉得Lex开始不满了,“可能是我看着太紧张了。”

“你该紧张。”Lex停下了步子,侧过身子审视的抬了抬下颔,对上Eduardo不解的眼神,“你会去Facebook的股东大会,我猜你已经收到很多次邀请了。”

“以前你不会去,可这次你会去,你买了后天从大都会飞纽约的飞机票。”Lex像是找到了藏起来的巧克力彩蛋一样兴奋,完全不在意Eduardo因为尴尬而僵硬了的肩膀,“替我向Zuckerberg问好。”

“你很在乎这些事么,Lex?”Eduardo试探的开口,“关于Mark的事情。我可以给出解释,假如你想知道。”

“不,我对那脑袋里藏着多聪明的小脑瓜没有任何兴趣。”Lex瞥着大厅里摆着的屏幕,故意答非所问着,仿佛这是个愚蠢的问题,“我想知道某些皮囊上的相近,和你最近感情上的决定有特定联系么?”

Lex不必要了解任何事,只要他想,总有法子知道。就像他现在想要任何东西,那些东西都会顺其自然的送到他的手边,任他评判挑拣。脊背上的冰凉对Eduardo来说并不陌生,此刻他无法沉浸回那凉透了的回忆里。Lex是个任性能耐的混蛋,只需要勾勾唇角,覆上疯狂的假面,就有的是人会原谅他天才的娇纵和残忍。Eduardo有些恍惚的觉得额角传来的阵痛加重了,像是什么东西压上来了。

“没有,听着,Lex,我觉得你有些不对劲。”

只是纵欲就够了么?别无所求?怎么可能。

“嗯,”Lex扯着的唇角有些轻微的抽动,“你是这样认为的?”

复杂和伪装已经脱离了节奏,变成了一种负担。Lex并不是毫不自知,他只是不乐意停止这种游戏。Saverin家的人淌着商人的血,他们永远忍受不了掌控脱离和投资无报两件事,Lex深知这一点。巴西青年的眉眼逐渐模糊,望进眼帘的灵魂蒙着一层不定的灰白,这正是他想要的。他想捉弄他,仅此而已。

“假如你忍受够了,一切选项依旧成立。或许Mark Zuckerberg是风险投资,而我,只是收纳你的供奉。因为不平等,所以你留下了。”

那天Eduardo没有说太多软话,带着极差的脸色回了公寓。就像是有条缝长了出来,在原本千篇一律的生活中豁开了一个难看的口子。过多的期待混淆了人的头脑,这已经是让步了么?可这又怎么能算得上互相交付。

Lex没有亲口承认什么,什么都是维持着一种中庸的默认。满足和感激的状态似乎已经不再适用于欺骗自己了,Eduardo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在飞往纽约的飞机起飞前,Eduardo和Lex之间冷了起来,这让Eduardo非常不安。他像是被什么刺痛了,思考自己是否太过计较得失了。

物联网玻璃平面上的监控画面来回播放着小片段,那只电子笔被夹在指缝间抖动着,Lex空闲的另外一只胳膊撑着那看起来尖薄的下巴。清晰的画面定格在候机厅的某个拉着行李箱的高瘦背影上,电子笔的钢制笔身在办公桌上扒出细碎的声音。

你会是个懦夫么?

评论(13)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