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TSN/BVS】顽疏 (花莱)05

本章无肉,先这么放着。

我可算产出来了。

文笔差,看看就得了。主要作用是投喂同好  @莫不谷
————————————————————

  “这么说,你交到男友了?”Dustin倚在酒吧的硬沙发上,放大了声音想要盖过那几乎震疼耳膜的音响,“不得不说,伙计,对方如果是Luthor那也够酷的。”

  “…大部分时间看上去是这样。”Eduardo端着的伏特加奎宁水玫瑰调酒在灯光下从蓝色过度到粉色,他和Dustin几乎在会议结束的那一刻就打算好了要逃离压抑的Facebook总部,“可能聪明人都有点儿小毛病,他掌控欲上比普通人强一点儿,也不是什么坏事。”

  “Wow,没有压迫感么?说实在的,这一天下来我都没看到你和他发简讯或者打一通电话。”Dustin用一种调侃的语调戳弄着Eduardo已经十分脆弱的神经,“你们在吵架么?你来参加股东大会,不会是来纽约避难的吧。”

  “我看起来很狼狈?”混合酒精在空气里搅和成令人作呕的气味,拌着女人身上的果调香味在空气中跳动。Eduardo还是喝醉了。

  “你看起来就像把酒精当胶水用,嘿,你就是把这一切拒之门外,可它还是发生了。”这时候Dustin看起来比往常要灵光的多,“说实在话,你不该再那样看着Mark,也不该把这场谈话变成我单方面看你买醉。”

  Eduardo似乎是开始神志不清了。像是什么动物的苦胆裂开来,苦涩的胆汁从他的喉管划下去,就像刀子割过一样疼。爱人这项工作,变得苦闷而艰难,或者说从来都是如此。他习惯性的凑近,习惯性的把注意力全都塞给一个人。享受这一切的人通常只是淡淡的接受着,好似这样就已经是给他让出了容身之所。他沉默着,心底却翻腾着啸鸣,像一个饿狠了的孩子。

  他有一种全然的愧疚感,在对待Lex Luthor时泛滥着。只因为他起初不尽是因为对他的爱意,一种诡诞的报复心理,报复的对象只能是他自己。这是一种长情么?他质问着,又不住的后退。都已经结束了许久,他对待Zuckerber时,已经没有所谓的长情了。

  我能给他什么?什么都不能。那Lex又需要什么?他能给他的他都有,他给不了他的,他也有。这让Eduardo不安,似乎Lex离开他并不会有什么改变,可他却脱不了身。是吧,这可真不公平。束手无策的困顿感让他焦躁难忍,就好像一个轮回,他又陷进死局,可他实在不想再失去些什么了。跟Lex相比,他已经一无所有了。

  明明已经是最劣势了,还不愿意脱身,这大概就是庸人的坚持。这是他和Mark的差距,这也是他和Lex的差距。分不清好坏,似乎这点儿人情味才能将他构成一个完整的人。

  示弱么?

  这儿的气候还是让他难以忍受,透过薄软的窗帘,霜雾彻底成型了,裱在玻璃上炫耀。他对着手机犹豫着,屏幕光亮了又灭,他来回的摁开解锁。这要是笔生意,他早就搞砸了,他几乎颓唐的这样想。

  示弱吧。什么东西在心底的柔软处叫嚣。

  手机的震动响起来,似乎是猜中了他的心思,联系人信息就摊在他面前,这是Lex的来电。Eduardo习惯性的按了接通,这才开始不知所措起来。

  “玩儿的开心么?”他听不出来Lex轻佻语调中的含义,他本来该窘迫,说不定还有点儿恼羞成怒,可这时他却松了口气。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Lex并不为之前的挑衅感到抱歉。

  “只是例行公事,我很快就回去。”带着沙哑的嗓音带着一点儿颤抖,酒劲还没过去,他还不是完全清醒,“这几天怎么样,要记得别一直待在实验室,吃东西也注意一些。”

  “我以为你会变得有趣些,Edu。”Lex用一种遗憾的口吻想带出他特有的幽默感,“让我猜猜你有没有和门洛帕克的硅谷荡妇鬼混。”

  “得了吧,你知道我不会。”放松的氛围让Eduardo平白多了些疲惫感,他庆幸着Lex态度上的缓和。

  “我想你了。”Lex沉下声音这样说着,辨不出真假。

  “…我想你了,”他头脑发懵的跟着嘟囔着,“我想你了。”

评论(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