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TSN/ME】负隅 章三

链接之后再做,前情就麻烦点开头像了…

手头没有电脑的忧伤

——————————

  “那就这么做吧。”那天Eduardo扶着晕乎乎的脑袋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空气像水泥凝固在肺底,坠得人大失方寸。钟表的时针卡死在动情的那一刻钟内,Mark的指尖摩挲过他的面颊,而他像台注入精密代码的机器一样回应着。默许,默许一切和爱有关的因素。就像是在探究Zuckerberg愿为之付出的价码一样,“那就这么做吧”,他笑着鼓动他。

  果真,最让人着迷的,还是那张脸孔上常驻的天真,弯起的眸里蕴着的懵懂和甜蜜,最好的良药。而现在,这药卡在了Mark的嗓子眼里,准备要他的命。绝好的皮囊配上蒙垢的魂魄,被虫蚁啃噬腐烂的曾经某种程度谋杀了那份良知,直到在Eduardo决心变成华尔街口头上三秒一个“Bitch”的“精英”时彻底发作。那迷人的笑容和双眸还在,只不过它现在被他用来“杀人”了。

  一切都步入正轨,就像是Eduardo淡出人们视线一样的,似乎隔阂从未发生过。他们在忍受,Eduardo习惯了忍受,但现在的他们,早就将贪婪填满不甘的裂缝。

  Eduardo走了,暂时的,为了处理在新加坡的事务。除了电邮和偶尔的短信,他们几乎没有了交际。这样的日子只坚持了一个月,Eduardo开始主动打电话给他。透过那音调中像是刷了蜜糖一般的笑意,Mark就像个绝好的倾听者,听Eduardo聊着最平常的话题。永远都是点到为止,两个人对此的耐心都不够多,有几次Mark甚至一直在走神。

  “这太古怪了。”Dustin摸着胳膊,那儿像是起了一蹭鸡皮疙瘩一样,“我是说,你们两个人都够古怪的…你们在上次股东大会后还一直在联系?Eduardo甚至没有回我的邮件,已经半个月了!”

  Mark看不出心绪的顿了顿贴在键盘上的指尖,抬头看了一眼Dustin,不置可否。

  “你们不会,真的在一起上床?”Dustin几乎要贴到Mark跟前。

  “…现在是下午三点,工作时间。”Mark勉强发着善心这样提醒着。

  在Mark看来,没人能对他的私生活指手画脚,哪怕是Dustin。尽管他提出来的东西有所依,尽管自己也感觉出了这一切的不妥贴。可在这儿没什么不可能的,哪怕你的商业敌人爬上了你的床也不稀奇。他清楚,Eduardo只是出于一种报复心理,于是他半真半假的接受他的哄骗。Mark的心就像注过水泥,把腔壁粘合了,撑出好看的形状,就连跳动都是犹豫的。

  他不相信他,Mark终究还是Mark。这些日子长成的显然不只有Eduardo一个人。Eduardo想看的失神,他只需要皱皱眉头就能满足,他比Eduardo想象的要贪心。只是肉欲,他也能沥尽最后一点儿乐子。非要说,他也是个标准的享乐主义,只不过自控力让这特性大打折扣。

  看吧,他还是像个施舍者。Eduardo对此一向嗤之以鼻,他没什么好怪罪的,更没什么好原谅的。愚蠢的青少年游戏已经结束了,成人的规则里可没有等价交换这一说。

  他们恣情,疯狂,就着一腔早晚会燃尽的热情。这种报复本来就是两败俱伤,Eduardo一直都知道。他只是想在这儿有个固定床伴,免费的,不会让他犯恶心的——他告诉自己他是这样想的。已经没有谁欠谁的了,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至于感情,那本身就是消耗品,即使不是今天消失,明天也会不见。

  没人不爱廉价的幸福,哪怕Mark Zuckerberg已经是个成功人士。

  作为成功人士这件事本身就像是把自己关进了个漂亮的电话亭,面对着无法连线的电话机,漫长的享受孤独。荣光都是冷透了的,哪怕一个吻都奢侈得几近妄想。

  Eduardo的手指擦过手机按键,外放的嘟声很响,像是屏幕里头装着个小怪物。Mark不是每次都会接通电话,Eduardo将这理解为他对旧社交方式的不屑一顾。

  “Eduardo Saverin,我会在下周六四点回去,我猜你不想知道我从哪个机场下机。”他刻板的念着电话留言,他如果想,他总会知道。

  “…我爱你。”Eduardo鬼使神差的嘟囔着,它没有经过思考的提到嘴边,就好像是他已经习惯如此。

  他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按下删除键。

  “开个玩笑。”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