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TSN/BVS】顽疏(花莱) 07

本章无肉,还是不想开电脑。

我的重感冒和胃病终于好了,我明汉三又回来了。

还有…诸君,我真的很想要评论,呜。

本篇的主要作用是投喂同好 @莫不谷

——————————————————————

  很难想象Lex的小个头里到底藏了点儿什么,不可否认的是,Lex有一种容易让人包容的特质,Eduardo不能准确的把这归类为他左右逢源的成功性。他想得有些太理所当然了,事实上除去他,极少有人会这么容易被Lex讨好。瞧这多不公平,哪怕只是自发的一个吻,都能让Eduardo神魂颠倒。

  Lex Luthor到底哪里让他着迷了?

  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男人,个头很矮,有点儿猫背,刻薄的脸上长着一双下垂的蓝眼睛,细弱的能被撅断的胳膊腿。虽说不难看,但是和漂亮实在搭不上边儿。除去金棕色的半长发,他与Mark Zuckerberg长得十分相似。可以说他虚长的这几岁很难被看出来,换掉那身装模作样的装扮,他看起来就像个在读的大学生。对于Lex来说,岁月唯一仁慈的地方,就是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

  身材不是修长强健的类型,摸起来几乎没有什么肌肉,非说优点就是腰很细,骨架小,非常轻。Eduardo说不出来面对他是什么感觉,但是他清楚,Lex只要抿一抿嘴唇,他就想吻他。没什么复杂的因素,这种出于本能的爱意反而难以解释了。

  本来这不是个好主意的,他是说约会这件事。Lex整整闷在了Lexcorp两周之久,以至于脱下实验服时开始不习惯起来。

  “…Lex?”Eduardo不确定的叫了叫他的名字。

  此刻,Lex手里捧着大份的外带咖啡,灰蓝色的眼睛眯起来紧盯着快餐店的落地窗。Eduardo甚至不用去猜测他的心思了,他的脸上几乎就刻着“我想进去”四个字了。

  “我想我们能进去待一会儿。”完全没有要和他商量的意思。

  然后他们就捧着速食汉堡待了一个多小时,一大份炸制的无骨鸡翅Lex也吃了不少。Eduardo没怎么吃过快餐,但是在大学时就着Mark的性子也去过不少次。对于Lex而言,这则是全然的新奇了。即使在麻省理工念书的日子,他点的外送也大多是周边出名餐馆的特色菜,这么看,进些地方就像临时起意了。

  “好吃?”Eduardo用干净的叉子帮Lex拌着沙拉,扫过Lex漫不经心的模样,上心的问着。

  “在我想象里它应该更好一些。”Lex把弄着纸巾,把擦拭手指时沾染在纸巾上的油渍痕迹折起来,弄出几个角来。

  “你以前来这里吃过?”Eduardo显然对这不怎么相信,Lex看起来就像个不会对此产生什么欲望的人。

  “没有,”Lex手上捏着的叉子摧残着成块的脱骨炸鸡,“我倒是可以假装我父亲以前带我来过。”

  老Luthor是从不会管Lex的需求的,那时候Lex做过最多的事情是顺从。他一辈子的顺从同懦弱一起都被这个不近人情的父亲从那时候磨干净了,他没有像石子一样被磨掉棱角,而是变得锋利,锋利到讨人厌。就连这种个性上的缺陷,在Eduardo眼里都只剩下迷人这一种成分了。

  Eduardo是个守旧规条的人,可只要一遇到感情问题就不那么理智了。

  在Lex吃干净最后一小块从炸鸡上剥落的面衣后,Eduardo体贴的帮他蹭掉了唇角的碎屑。Lex只是短促的哼了一声,面上却没有一点儿声音听起来那样惊讶。

  “我们本应该喝点儿白苏维翁,躲在室内接吻,说不定要借用酒店的衣帽间。”Lex揶揄道,弯起的眼睛让有些下垂的眼角看起来相当显眼,让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像个站在尖端精英层人物了,“而你现在得陪我窝在这儿,这也不错。我喜欢面包里夹的牛肉饼。”

  “如果你想,我们可以随时实现它。”

  “你知道我只是说说。”

  即使现在同性合法化,对于名人来说,在公共场合如此还是一种不被接受的行为。这本来不在Lex的考虑范围之内,但对于还较为保守的Saverin家还是不妥。他也许只是临时起意,但他开始为Eduardo着想了。

  这可是怪事,因为在Lex看来,思考和处理这些扫兴的事永远都应该是Eduardo的工作,为此他时常较着紧为难着这个巴西青年。

  思考过可行性后,Lex突然就不在意了,他又一次的展示了他对一切常规性的恶意。

  Eduardo几乎是诧异的看着Lex撑着桌子将嘴唇贴上他的,那两片柔软就这样磨蹭着,他轻描淡写的吐出舌尖舔舐着他的唇面。他望向那抹蓝,也逐渐平静了。Lex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不笑时,他也不能从他脸上刻薄的线条里看出什么。只有那双眼睛,越发像是海雾都散尽了,主动剥开了防备,冲他低语,告诉他那些小伎俩。

  “我喜欢你的那份酱汁,我下次可以吃那个。”

  他们还有很多下一次,Lex确信。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