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釉

写着玩儿,别较真。

【詹蝎】玻璃球里的小王子 章节三


——————————————————

  没什么非他不可这一说。


  一整块鸡腿肉被蹂躏得不成样子,在餐刀下扭曲的横出个别扭的模样,James的眼睛往一侧晃了晃,大约越过三个胖家伙,看到他弟弟正垂着脑袋埋头于一碟奶油面包。他看上去一如既往的透着股反叛至扰人的阴沉,像一团脱去镣铐的黑色烟雾,狂热的乱舞,却撞死在微光的轻抚下。Malfoy白皙的指节捏着银汤匙的把手,轻轻敲击了一下装着南瓜汁的玻璃杯,侧着脸颊看向Albus那张毫无动容可能的脸,讲着蹩脚的笑话。时不时扬起红扑扑的脸蛋期盼的望着格兰芬多的长桌,像个寻找浆果的杂食小动物。


  “她可真漂亮。”Scorpius倒吸了一口气,夸张的拖着略带沙哑的尾音,在Albus耳边喃喃,汤匙里还盛着半勺蘑菇汤。


  “你在说谁?”


  “Rose,噢,我是说Weasley…她今天换了根新发带,我就说这玫粉色也很好看。”Scorpius抽了抽鼻尖,几乎要把汤喂到下巴上。


  “…你的关注点古怪的有些离谱了,我觉得你得吃点儿主食,别再捣鼓那汤了。”


  “好吧,”Scorpius支着尖尖的下巴颏,眯起眼睛,像是在数那红发女孩脸上细小可爱的雀斑,“我觉得她最近可对我好多了。”

  “是的,她甚至会对你说“让开”了,真是伟大的进步。”

  “你可真会扫兴——”


  这些对话,James可听不着。


  很显然,他在这种不停追逐的步伐中找到了乐子,几乎忘记了沮丧的滋味。就像个在长廊上寻乐的孩子,羊绒底的皮靴嗒嗒的敲过每个石砖,挨紧每条歪曲的斜缝,竟也能玩儿得不亦乐乎。这种无虑就像一杯甜牛奶,能把一块硬邦邦的粗粮饼干腻开。

  James就像是那块饼干。


  在他发现那家伙在用同样热切的眼神望向自己时,带着点儿欲言又止,又像是崇拜,这一切都变了味。那只是十三岁的小屁孩对成功的学长应该有的态度,James在心里直嘀咕。

  最令人后背发麻的一点,莫过于Scorpius热情的“跟踪”了,是的,这事儿前面加上热情这两个字几乎就能成为在这地方最毛骨悚然的事儿之一了。


  小跟屁虫背着那刺眼的墨绿色邮差包——James也有一个一样的,只不过是红色的——努力的追着他的脚步,就连不停变化的楼梯都阻挡不了他的脚步。他敢打赌,Malfoy真的总在格兰芬多的塔楼前踌躇。


  “…该死的,我确信你的脑袋真的坏掉了。”


  James有点儿气急败坏的拉了拉斯莱特林小伙子的后领,很显然,这家伙的领口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结实可靠。很快银制纽扣便在地上啪嗒啪嗒滚出奇怪的节奏,Malfoy护着自己的领口还没理解James的怒气,结结巴巴说不出个正经理由来。


  “噢,你轻点儿…我的衣服,对、对不起,我只是…呃,我没想让你生气的,也没想着骚扰你…。”


  “是啊。”James像是对待Rose养的那只猫一样,提溜着Malfoy的肩膀让他抵在墙上恶狠狠的低下头,这可把对方吓坏了,“你连理由都没想好,Malfoy,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坏小子一直往我这儿看,现在又跟在我屁股后面——”


  “不、我——”


  James拧紧眉头,耳边嗡嗡直响,也没顾着去听这家伙蹩脚的解释。


  他亲了他一口,在那张开开合合的嘴唇上,或许偏了些,但他真的能形容那种触感。就像碰上热巧克力上软绵绵的白色奶油,温热舒服,还沁着香草的甜味。


  “我,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补习魁地奇——”现在金发小子几乎开始抽泣了。


  该死的,他做了什么。  

评论

热度(12)